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农耕经验  

2018-07-10 10: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耕经验

曾几何时,我传统种植的农业
左手开花,右手结果
今天的经营方式
否认昨天的刀耕火种
我的农业,像一节绿皮车箱
从城市的边缘逃离
逃无可逃之处,躲进一片夜色
一个少年的风景
已然成为一种岁月的补丁

每一个阶段,都有无尽的考验
像苦难的花儿,开了又谢
我无法挽救,那些幸福的疼痛
你看吧,龙湖以南
蓝光像一场,千军万马的暴风雪
大举入侵,这片传统的领域
我的农业,仿佛一群
次生的鸟儿和杂草
开始凋敝、衰落

曾经的高粱,鹤立鸡群
被雪白的棉花,大片大片地收割
而棉花堆积的金桥
在突如其来的风雨中,轰然坍塌
一万只绵羊,逃进深山
这是一场连续性的
批判与颠覆。是一次又一次
规模化的破坏和占领

从此,我那叫做农民的兄弟
粮不香,菜无味
——这些生命之物
“得之必生,失之必死。”
荒凉是一种消灭。不仅是空气、水
自然和大地,一切传统之物
都在我的视野里,分裂、变异
从不在乎,历史的朝向

我的农业,不是意外和偶然
是无法追忆的过去
是不断荒芜的当下。每一个瞬间
都是独一无二的过程
每一粒种子,都以激烈的态度变迁
而我的农耕经验
正以死亡的方式终结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