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乌镇,乌镇  

2018-05-03 15:2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镇,乌镇

1
那些胸怀天下的瓦屋
像一群寻找记忆的猫头鹰,沉浸在
真诚如虚构的水乡里
——这是时间勾勒的影子
而那些镂花的长耳
至今仍没有听见,历史的排门上
一场大梦的回音......

2
日影依稀,访庐阁像一部留声机
浪花一样的听觉里
仿佛藏着打开岁月的钥匙
轻描淡写的时光
养育的古镇,在纷繁纤丽的宣纸上
被点染成,一幅又一幅
浅吟低唱的市井之作
那些难以追述的,久远的童话
在古旧的栅栏,铺陈开来
丝毫不逊于,五谷一样的高尚

3
乌镇是小桥流影下
枕水而眠的黑尾鸥,在东栅倾听
一条打更的巷子
讲述镜中的往事。雪花落进深巷
你可以听见,鱼群的叫喊
在穷人的晚餐中浮动
雕栏玉砌的繁华,被洋槐的锈色
挥霍殆尽。无风的气候
热不过戏台上,一面起伏的大鼓
冷不及屋檐下,一声铜雀

4
一条青石板小巷,被我踩出了
一种安静的伦理
这个夜晚的静,或许是一种
迷惘与荒芜,当然也可以解读为
一次浪漫的旅行
比如一个女孩,邂逅一个水果摊贩
这样的波普艺术
是否值得,在小处落笔?

5
栈台清浅。我有必要关心
一只邮筒的孤独
陈列历史之物的空间,这样夜不闭户
我仿佛听见了,瓦棱般的脚步声
像一段旁白,似乎在告诉我:
空无一人的时间走廊
除了茅盾先生笔下,那个静若处子的主角
在情与欲的冲突中,体验人生的幻灭
每一座老通宝里,暗自亮着的灯火
我把它当成东市河畔
那一幅长卷,古朴灵秀的注释

6
东栅,是乌镇的前额
它的智慧和宁静,只有风雨一样的思考
才能明了,山河的意义
在于历史和音乐
从一片废园中,展开一种辽阔
阳光之手,把所有的悲伤
晒在幸福的沙滩
千年的码头,终于迎来了
鱼和水草一样,散漫而确切的节奏

7
西栅的店面,像秋后的火烧云
不断变幻表情
无论怎么变,三珍斋的色泽红亮
始终未变。贩卖吆喝的酒幌
被晚风扯成碎片
散落在街边的铺子上
当白马走过桑田,将军一挥手
万千匹彩霞,就铺在了人间

8
小雨初歇,古镇的脸
像一张古法泡制的陈皮
布满潮湿的信仰。被挤窄的叠院
几串辣椒,斜依在窗格
用仅存的温度,种植一树梅花
匆忙的日子里,有人在烤酒
有人在杀羊
细皮嫩肉的湖羊,佐一杯三白米酒
比许家的酱鸡,更加脍炙人口

9
半树桂花,抒发的秋意
被一棹晚归的渔舟
摇进水阁。突如其来的暗香
瞬间驱散了,那些矫揉造作的闲花
吴风越韵的口味
如果再添一块姑嫂饼
酥而不散的月光
像一颗大白兔,浸入水中
总觉得有一小块儿,宁静的幸福
被水市口的乌鸦
衔进了素素如雪的茶杯

10
是否误入了,海德格尔的故乡?
我与几只茶杯,彻夜讨论
那些河埠廊坊,有怎样的诗意
而一盏渔火,却忘记了
让黄昏剃度的钟声
准时登上,夜半醒来的客船
送别十里长亭
一个千锤百炼的铁匠
不是要让一刀豆腐,远走他乡
而是想让苍穹一样的拱桥
支起六朝的天下

11
西栅的酒吧,落草于丝竹小调
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就像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
荡漾在乌镇的秋千上。仿佛在说:
“我知道你会来。”
我来了,谁会遇见谁?
舷窗之外,长沟流月细无声
月光一样的女子,一曲《枫桥夜泊》
分明是岁月沧桑

12
又一曲《杜十娘》,激越而悲壮
“落花无主随风舞……”
稳重的三弦伴娴静的琵琶
一片唏嘘里,水月风花无尽哀
整个夜晚,在一碟牛排
与一杯红酒的格调中,逝水流年
晃晃悠悠地度过

13
江南的深巷,总有一些事物
——蔚蓝而安详。
像我的姑娘,温和的软语
气候宜人。
她有甜美的名字,还有来自草木的
春华秋实的声音
一些赤裸在五月的外衣
潜伏着一种,又轻又暖的风情

14
一条青石板小巷,被我踩出了
一种安静的伦理
这个夜晚的静,或许是一种
迷惘与荒芜,当然也可以解读为
一次浪漫的旅行
比如一个女孩,邂逅一个水果摊贩
这样的波普艺术
是否值得,在小处落笔?

15
我特别在意,一段封闭的楼梯
一步步靠近它
仿佛明月下西栅。斑驳的粉墙
靠在瘦削的肩上
面对这种怀旧的气质
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
如果卡尔维诺,不曾看见的城市
我走近它,是否就一定能看出
那些千篇一律的呆滞

(后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