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成都  

2017-04-29 23: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在你的东门口,我从陌生
走进熟悉。该有这么一座小山
是狮子不是山,一树桃花
开成我的大学。
我在哪里抽烟,酗酒,骂仙人,
披一头长发,发酒疯
在茶馆的椅子上
做了不少春梦。桃花谢了几回
我的初恋就失败几回

2
至今仍记得,那年
你穿一件樱桃红的衬衫
一只小蜜蜂,在你的胸口走动
采下的甜味,阳光一样的稠
我多想亲口尝一尝。
那时也下雨,一朵桃花是雨伞
把我梦中的女生
送进了别人的桃红柳绿
而我还伫立在,
1989年春天,愣愣地发呆

3
东门的桥,在锦江的小腹
闲得无事。只有九眼桥
在追赶秋天。
桥头的岁月,如我们的谈话:
自由,局限,庸俗的美学
在茶水里晃动。
漫长的三角恋,如一枝三角梅
被江水越泡越淡
精神阳痿,比尘土和泪水还廉价
想到这些的时候,
一个遁入地铁口的穷孩子
在披头散发的哲学里
打捞潦倒的肉身

4
重上望江楼,你幡然醒悟
逃避和背叛,都不是一种选择
登高无关望远,但可以看见
距离,让缠绵远去
几只凄厉的白鹤,带走诗人的悲欢
一杯酒,仿佛一口孤井
盛不下万古闲愁。
竹林深处,落叶无奈
一切绝望的生活,都会江河日下

5
在你的西门口,有一间草屋
草屋不是秋风的寓所
一个落魄的诗人,
秋风却是他最大的收获
如果不是秋风,
把粮食,辣椒和花椒
送到他的书房,陈麻婆家的豆腐
用草堂的鸟语,最终也是
无法做出来的

6
西门口的风,是不是西风
都不影响,古蜀的酒旗扬在桥头
当西风送走最后一位仙人
剩下的美酒,就成了多余的春药
是的,过了送仙桥,
所有的离愁,都不过是
一种苍白的事物
就像青羊宫的灯,还无力地亮着

7
此时天气晴好,梅花初开
五天之后,开在墙头的芙蓉
会告诉你的归期
浣花溪涨水,船夫在等待
你的行囊,空无一物
我已为你准备好,千年的积雪
足够你在辽阔的夏天
拥有一片深海

8
南门的稻田,被近慈寺的僧人们
当成福田广种。但好景不长
就像花开二十四番
把栀子花别在头上的姑娘
毕业就去了南方
南方的一场雨,淋湿了她一生的路
我用一张土布,怎么能挡住?
雪花膏一样的光芒
我用时间的钥匙,再次打开
你的秋天。风声过处
你的秋水,好蓝!好蓝!
蓝得好像接近死亡

9
在你的南门·,武侯祠是呛死的黄鱼
呗无情地流走。它不在乎
谁是真心的英雄
英雄就是出师未捷的一滴泪
掉进历史的长河
丝毫触摸不到一点温度
在冬天,这个城市的皮肤冰凉
唯有火锅给予我温度
除了辣,就是麻。但再怎么麻
也麻不倒外国人

10
南门没有什么了不起,坐北向南
只是一种态度
比如立交桥上的鸟,每天都在
关注过往的表情
天晴,眉开眼笑;下雨
雾失楼台。如果车速太快
小心红灯熄火。
南门的楼宇,表情越来越复杂
你说机器,它就冷如冰霜;
你说智能,它就私下里偷懒耍滑
仿佛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
让我欲罢不能

11
北门的火车站,是上帝的子宫
半日怀胎,不经意就分娩出
一大群男人和女人
这些突如其来的的思想和言行
让我的生活无所适从
我从汽笛的尖叫中逃出
将自己的绣花枕头,种在城市的屋顶
与远处的阳光纠缠在一起
自由地生长,就像一个纺织厂

12
我记得那个女工,年龄和我相仿
听说我来了,在厂门口
摘了一朵蜀绣
插在领口,而左口袋里
一粒水果糖,让她差点忘记了
母亲的叮嘱。其实咖啡馆的黄糖
更有良木缘的味道
徘徊于心的姑娘,早已识透了我的骗局
陈述句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
我在北门口搭一张方桌
让两杯咖啡,表述各自阴谋

13
在这里,那些困于高尚的影子
像啤酒杯里的泡沫
被预言,颂词和幼稚的童话
送进城市的体内
在存在和时间里,琴台无路
卓姓家的女子
早已与白马和月光一同私奔
午夜时分,赤裸的街头风情万种
无需多余的遮羞布

14
不东不西的宽窄巷,处处散布着
书院,茶铺和淫耳的声音
木刻式的酒吧
像曾经的御河,流淌清凉的果汁
在这里,那些失散多年的
正黄旗兄弟,是否还安然如初?
都说这里,比存在主义还诗意
可在长满青苔的瓦檐里
我并没有找到,
萨特和策兰的影子。更未发现
类似海德格尔的小木屋

15
蜀人的天下,不过一个广场
其中挤满瓷片,面具
阴晴不定的天空
一个老人,仍在关心
神鸟的表情和尘世的低语
天府之土,适宜于随风而来的
一场好雨。美丽的风,
在延伸,人民的路也在延伸
像一条红湿的裙子
穿过锦城的柳腰,越伸越远
夏天,已被凉风吹走
谁还在午夜的广场上游荡?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