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重庆的城门  

2016-10-08 09:1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的城门

1
重庆的城门,像袍哥宽大的衣襟
每一粒纽扣,都是一把蝴蝶
耿直的重庆崽儿
把解放碑这枚最大的蝴蝶
钉在英雄的胸口,好些年了
像是在等待一场秋意
弥漫于细雨。——告诉你,我来了
蝴蝶常有,而英雄不多
今天,我邀约几个重庆妹儿
打开紧闭的城门,
把英雄的纽扣,悄然揣在怀里
反复摩挲一种体温

重庆的城门,九开八闭
总有一种姿势,可以显示舵爷的威风
对重庆而言,朝天门是最大的朝门
襟怀两江,一条水路蜿蜒而去
雄关之外,是迎官接旨的水码头
走进这山一样折叠的城市
穿过每一道城门,我像赤脚的船夫
迷失于热热闹闹的堂口

2
午后的翠微门,像一把竹椅子
斜靠在江边。几张自由散漫的枫叶
落在半碗老鹰的茶里
有一种迷茫的样子。我专注于倾听
一段重庆言子,余味无穷
阳光柔软,丝绸般拂过
小商贩的脸 。四平八稳的生意
在宝圆通老板的手上
水路一样流着
向晚的更夫,撩起夜的门帘
翠微坊的日子,像一块鲜明的洋布
在风中飘向虚无

东水门的江水,流着稠密的人烟
泅水而去的生意人
始终惦记着,那一片早熟的芭蕉
稍不留心,香樟就长过了头顶
待到秋风如刀,割破禹王庙的红漆 
我想再次走进城门
抚摸屋檐下,上了年纪的鸽子

3
搭手相望,彼岸的太安门内
一位早起的僧人
闭门扫迹。而门外,
渔舟安卧,烟波浩淼,锦鲤跃过龙门
轰轰烈烈地奔向楚江
夕阳坠落之处,一条民国的缆绳
牢牢地系在滨江路上

太平门外的石梯坎,走起来
并不太平。向东以南,
哪一条路都是荆棘
多少洋人的目光,在开放的埠口
被炙热的阳光折断
白象街的银楼,当铺,钱庄
和一溜儿的行帮,像一群苍蝇
从早到晚都在追逐,买办手中的洋钱
那一阵阵铜臭味

4
有城门的形制,却看不见门外
火柴盒一样的风物
断壁残垣的陈迹里:邮局巷
是一件贫陋的古董
在光绪23年1月19日的上午
重庆大清邮局,在这里开张大吉
从此,一条逼仄的小巷,
风流成性。而一万种相思
早已流传到南洋

储奇门打开,仿佛芝麻开门
储奇的岂止是富足
或许就是一位江湖郎中
走南闯北,一副反复熬制的汤药
包治百病。江湖也有他
不为人知的路数。就像眼前
络绎不绝的的山水
“海棠烟雨”,莫非是云雾戏水?
山来水去,仿佛一段民谣
在久远的记忆里,时隐时现

5
金紫门的表情,像月光一样
阴晴圆缺。每晚讲述的故事
都与权势有关。而今晚,略有不同
月光照过的江边,每一枚橘子
都像野花一样抒情
我只关心那些轿铺,酒馆,茶肆
在灯红酒绿里,如何逢场作戏

这里因台设门,为什么要称凤凰?
或许因牛羊的哀鸣
昔日的凤凰,早已飞往他乡
明清的大鸟,误入歧途
顺手牵了一群牛羊,穿过十八级石阶
在一个善而不报的雨巷
了结此生的因果
面对这些异俗,一位金发的领事
在凤凰台,用犀利的目光
剪开了高跟鞋的旗袍
羞得一只雏凤,躲进逼仄的小巷

6
南纪门,像一只毫无睡意的眼瞳
照见一群衣衫褴褛的菜农
涌进涌出的菜篮子
必有万类之物,在其中生长
“滔滔江汉,南国之纪。”
南屏,一只倦鸟唱高楼
某时的阳光,为你而来
走过水路时代
一条陆路飞过凤凰,鹅公岩到了
穿越石桥铺,成都等你喝酒

金汤坊,像一坛刚刚启封的老酒
被天官府的马车撞翻
我和一只流浪狗
沉浮于酒色,不省人事
几声枪响,集合数以万计的鱼类
月光湿透珊瑚坝,两江相诉的缠绵
被晚归的渔船,悉数斩获
而山峰一样的城门,尚好

7
通远门的门,不要轻易去打开
让每一个朝代的英雄
在七星岗的泥土里,静听水声
战争的背后,梨花落
每一道关隘,都是刀光剑影的沙场
无数次杀戮,让失血男儿
无法找到,掩埋忠魂的桑梓
在这里,所有的归宿
都是同一种归宿。一粒寒霜印染
这里的女人,一生只化一次妆

有了这一道,挥戈定远的城门
明朝的指挥使就可以,
高枕无忧了。五百年战火纷飞
近厢远坊,走马街走马
总想窥探,城垣下隐藏的神秘
远处一排鸿雁,
忽然的瞭望:定远门,定格在
莺飞草长的江南

8
临江无门,唯一的门
都被相同的时间之手,悄然关闭
往事以流水的形式逃亡
那么多的白鹤掠过城市的荒芜
在魁星楼的眼里
一切可以种植的东西,最终
不过是一抔粪土
在一只鞋子底下,散发着霉气

你可以锁住神仙
却锁不住城中的山水,自由之水
抹岩而下。
仿佛一只时光的酥手
擦亮了洪崖门,暧昧的青苔
从嘉陵江过来,
一缕江风,拍肩怀古。
无论是苏轼,黄庭坚,还是郭璞
甚至重庆知府王梦庾
都徘徊在岸边
哪一个迁客骚人,能够写尽
这里少妇一样的风骚

9
我不认识,从宋朝赶来的粮官
更分不清,
从千厮门走失的,我的先人
那些五谷杂粮的模样
我只知道,千厮门的棉花包子
胜似秋风吹落的白云
“农夫之庆,黍稷稻粱。”
万厮之仓,应该有与之对应的
粮食,果蔬,商贩和起早贪黑的亲人
沿江客栈生长的清贫
比桑麻一样的衣衫更加质朴
习惯于寸有所长的买卖
谁会去计较短斤少两的生活

我时常怀念,那些马踏西水的日子
这么恍惚的记忆与苍凉
呼啸如子弹的快马
超乎世俗的偏见,高贵的血统
只适宜在西水门溜达
扬鞭于烟波江上,我的骏马
像一朵垂藤的牵牛花
不堪忍受老城墙,废墟一样的伤害
正在走向,一种别无选择的现实

10
这些打开,或者关闭的门扉
门门有道,如黄葛树下的龙门阵
道道吆不倒台
其实那是一部,意味深长的经书
你随便翻开一页,都可以读到
这个城市,被时间酿制的
麻辣鲜香的家常味

当我在夏天,阅读这个城市
重庆是一灶滚烫的火锅
我在朝天门,香味在五一路
天地人和,鸡零狗碎,
一齐丢进血色黄昏
夹起一片时光,七上八下
涮一涮,就有了毛肚一样的麻
妹子一样的辣
半杯残阳里,一群兄弟伙
划拳打马,一把浪漫主义的汗水
往脸上一抹,安逸惨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