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圆明园断想   

2016-07-21 16:3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1860年之前,这片园地,
圆神明智,是专为帝王而辟的,
是皇上散心的地方
百姓不可越雷池一步
这里有皇上的偏好,雅兴
谈情说爱的窗户纸,每一页纸张
都是皇上反复翻阅的奏折
标示着帝王的风格,极具威严的形式
每一块青砖,都留有体面的脚印
仿佛君临天下的目光
在傲慢和虚荣的幻境中陶醉
 
2
传说中,有北风吹来
平湖皓月,如一面沉默的铜镜
知更鸟掠过夕照一样的风荷
在一片花红柳绿中
叙说,江南世俗的言辞
春天是不打烊的酒铺,在杏花春馆
杜牧把一只酒壶,越摸越亮
灿烂如芙蓉花开的女子
把隐居南山的陶县令,勾引到武陵春色
一篇旷世的杰作,
如此这般,在桃花源匆匆草就
走出汇芳书院的李白,如半醉半醒的黄昏
携一位风尘歌女,独享夹镜鸣琴
 
3
在一个风凉之夜,我梦回夏宫
乔装一个牧童,走过无数的曲桥,凉亭
走过湛翠轩,函秋馆,走过,
一片绵延的秋水长天
在万方安和的园林苑囿,我游走,
全靠一只红蜻蜓指点迷津
从今夜起,我要将那些山麓,平原
丛林和花里,点染在柳暗花明的村庄
我要让那些晨光,落霞
飞鸟和虫鱼的气韵,
在峰回路转的金水河畔,生动起来

4
春光无限好。我打算拍一部宫廷戏
让龙舟凤舫的桨声
击散一群金色的水鸟
让大呼小叫的烟火,像黄花灯一样
缤纷半个蓝天
在剧情的结尾,让皇上,嫔妃,宫女和太监
前呼后拥,走过小径,流溪
走进歌舞升平的乐园
那些白花花的鱼儿,
在歌女的胸前,波光粼粼
一群卑颜屈膝的奴才,像一顷浪荡的湖水
捉不住仙女的衣角,只剩蛙声一片
 

5
那是一个被月光孤立的夜晚
杀机暗藏在一面铜镜,
光洁的气味里
和柿子一样,那些挂在曲桥回廊的灯笼
被突如其来的雨水淋湿
万物的命运,被一把金色的铜锁锁住
仿佛是皇上的怒火,点燃了香山的枫叶
火光中的京城,一群大臣,
管家和被阉割了生殖器的太监
还在跪拜,最后一道圣旨

6
透过发黄的窗户纸
我发现不一样的真理:那些来自海上的,
所谓贵族,血管里始终流淌着
海盗一样的恶性
面对这些稀世之宝,一个伪装的绅士
比江湖的蟊贼,更加胆大妄为
他们把手伸进了皇室的口袋
皇上的心爱之物
被秋风扫落叶一样,洗劫一空

7
在这片充满血腥的屠场,人头落地
比风吹草帽更为简单
圆明园,绮春园,长春园像秋风堆积的落叶
被一把烈火化为灰烬
那些楼阁亭台,互为患难兄弟
在烈火中颤栗 ,表情如秋水一样冰冷
那些腐朽的琉璃瓦当
像皇上的牙齿,从城墙上脱落
被黑夜分割的河流,把一个生锈的朝代
扔进了支离破碎的湖面
 
8
那个时代的兵甲,是一种武装的兽皮
我的家乡和闭月羞花的少女
猝死于法兰西的猎手
一只性感的嘴唇,仍在不断地诅咒:
那个满脸长满杂草的举火人
还有多少愤怒的词语,汹涌于咬紧的牙关
她最后写下:某一天,拂晓,正午,
或者黄昏,漫天飞雪之后
阳光的伤口,被田园
流水和山坡上的红樱桃阅读和抚摸
 
9
10月,是一片悲伤的雨水
在失血的镜子里,每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都成了水滴石穿的废园
被马戛尔尼的车辙,吱吱地辗过
那些掩耳盗铃的弹孔,像一个王朝的神话
被草木和鸟兽的声音,击得粉碎
西风东进,像一个阴谋的孩子
略施小计,就吹落了帝王袖口上
最后一粒金色的纽扣
死亡是一场雪,让一堆流亡的瓦砾
在冬天的怀里,痛哭失声
 
10
从大不列颠,到满清的京城
就是一袋水烟的功夫
在同一片天空里,你是一个天边的人
突然闯入我的祖国
一把乌云一样的战刀,劈开
封闭已久的花园
劈向流浪汉一样的思想
斯当东,我在成都的茶馆,以梦为铁
想象你和米切尔一样的敌手
怎样把我引向热血,
战车,马蹄和灿烂如命运的时光

11
时间,是一个跌跌撞撞的老人
从一百多年前的花园走来
在他的眼里,圆明园不过是一个符号
一幅康乾盛世的插图
抑或一个弱肉强食的反讽
如果远逝的枫叶,仍有清新的脉络
或许会在这些残垣断壁上
留下一些破碎的痕迹

12
如果流水是一种宗教
那泰晤士河流走的,世纪的血红
是否可以看作一种忏悔
主啊,是时候了。让我们抛弃,
这些忧伤的记忆
我不在乎一个海岛的逆贼
对天朝的奚落
我只希望在一种邪恶里
发现更具价值的悲情,或者善良

13
历史就是一册线装书,
扯去一页,又有人写上去
不信,你再去翻翻,胜利者写上的,
是眼花缭乱的颂词
而失败者留下的,除了伤痛
还有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