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永安场:流水光阴无处寻  

2016-12-19 17:0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安场:流水光阴无处寻

 

曾经的永安场坐落在距涪陵40公里偏东北的长江边上,是我孩提时代记忆中第一个认识的城市。年少时,在偏僻的山沟里发懵,没有见过世面,认为有街的地方就是城市。历史上,这里就是南来北往的大小船只短暂停泊和扯船者歇脚喝茶的地方。时间久了,就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码头。

说是场镇,不过一条不足3公里长的青石板小街。公社礼堂、卫生院、广播站、供销社、畜牧站、缝纫店、铁匠铺、小面馆以及一些必不可少的杂货铺子拥挤在街道两边,粮站和食品站被挤到紫竹大桥一端的半山腰上。目中无人地孤立了几十年。在历史的铺陈下,从明清开始,这里就商贾云集,浓茶淡酒。日过无数迁客,夜宿多少骚人。春日暖阳下,杂花翠柳在粼粼波光中,炫目生姿。

由于场镇离我家较远,就是冬季枯水月份起汗也得要走近一个多小时。那时没有公路,从我家门前的黄泥巴小路出来,要半个时辰才能走到长江边的绳子溪。绳子溪因一条小溪汇入长江而得名。算是乡亲们三六九赶永安场途中的一个歇脚地。

小溪岸边有一个粮站,那时附近的弥勒、梨子、垭口几个大队社员的公粮都是交到这里来。说是粮站,也不过就几栋50年代修建的砖瓦房和几个储存稻谷、玉米和小麦的仓库,再加上几个吃国家粮的工人,估计站长是正式的,其他的都是临时工。但可别小看它,那时的粮站是乡亲们最羡慕的地方。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年代,有粮草的地方就是人打堆儿的地方,只要有米饭吃,天王老子都不认。

粮站的左侧是一个推销店,乡亲们苟且偷生所需的洋火、洋油、洋碱、洋瓷面盆都得到这里来购买。最让我难忘的是店里的泡粘糖和饼干,小时候,说起这些玩意儿就流清口水。沿河边一带有许多枝圆树,有的地方叫桂圆,或龙眼。高大蓬松的枝叶,在扑面而来的秋风中絮语,远远望去,与川东常见的黄葛树别无二致。夏天挂在枝头的果子,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炫得我们心里发慌。

从绳子溪沿江边崎岖的沙滩行走,过了乌堰溪,约莫半个时辰就到永安榨菜厂。这里留下了我一生难忘的如烟往事。从上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每年冬天榨菜收获的季节,我和姐姐,及生产队的素兰、小红,都会邀约在一起,去榨菜厂串菜。每天半夜三点就得起床,冒着严寒摸黑走到榨菜厂,把一个个冰冷的青菜头握在手上,用甘蔗刀一片片地将菜皮剥去,再用篾丝串上,然后把串好的菜头挂在菜架上晾干。高大的菜架,好像一座座嫰绿的小山丘,在漫无边际的江滩上延伸。那是用一根根粗硕的圆木成人字形排开,并架立起来,再缠绕上竹质的纤绳,菜架的两头用堆积的鹅卵石作拉撑。

我们在庞大的菜架脚下,显得十分渺小。刮骨的江风,像一把刀子,割伤了耳朵的听觉。偶尔一群候鸟飞过江面,落在江心不远处的平西坝,那卵石铺排的沙滩上,给我们麻木的视线带来一丝光亮。每天从早忙到晚,一双冻僵的小手,最多能串上一百多串菜,每串菜2分钱,除掉五厘钱的篾丝成本,只有15厘钱。一天也就能挣到不到2元的工钱。

那个年代,缺衣少粮。素兰和小红她俩家庭条件稍好一些,素兰的父亲在珍溪粮站当工人,有一些工资收入,所以中午她们可买两块豆腐干混一下嘴巴。而我和大姐就只能喝西北风。有时,素兰她们也扯一个小角的豆干与我们尝尝,这不打紧,尝一口,可把我的口水惹得流了半条河。即便那么艰苦,这也是农家孩子唯一的,能挣几个钱的活路。每天都有成群集队的孩子,像沙丁鱼一样簇拥到河滩,在凄厉的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也总想抢到一堆菜头来剥。

有一次,我们从早上7点守到下午3点也没有抢到一筐菜。正好父母挑菜来卖,父亲把两挑菜头倒入大竹筐,过完称,就先把菜头倒给守在一旁的我们俩。哪知忙而有乱,那位披着一头秀发的姑娘,填写完菜码单,就把红蓝两张码单丢在菜堆上,不知被谁捡走了。等父母回过头来找码单时,才焦急万分地去问那姑娘。姑娘马上在存根上做上记号,并让我父母去厂办挂失。两百多斤菜头,是父母一年的心血,就这样化为乌有,可以想象,父母的心里有多难过。晾干的菜块收了一架又一架,父亲多次到厂里去过问,终于在第二年夏天,拿到了4元多钱,算是消除了父亲心里的一大块垒。

榨菜厂的南边就是永安完校了,这所学校是1951年设立的,当时就以城隍庙这个旧庙子作校舍。我到这里的次数不多,记得那是1978年冬天的一个早晨,秋雨初歇,雾锁江桥,阳光一点一点地滑落在一排长满老茧的瓦房上。路边的野花和水草散发出诱人的,新翻泥土的气味。我们光着脚丫,踩着一路的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永安小学参加毕业会考。在临街的一间教室里,刚刚坐定,上课的铃声就响了。监考老师是我们弥勒小学的李太强老师。他身材高大,声音宏亮,讲完考场纪律,就开始在黑板上写考题。那时条件差,考试题都是由老师用粉笔写在黑板上,考生得先把考题抄在空白试卷上,然后作答。

第一堂考语文,第二道题考题标题是“给下列词语注拼音並造句。”这个“並”字把我考住了,因为平时老师都不这样写。我们都认不出来。考试结束后,我在走廊偶遇曾经的班主任谢敏老师,她是从我就读的弥勒小学调到这里来的,谢老师在当我们班主任时,对我十分关爱,她知道我们家贫如洗,上学十分不容易,但我的成绩总是班上的第一名,特别喜欢我。我也非常仰慕老师。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烙下深刻印象的漂亮女人。我告诉她考题的情况,她十分着急,马上找到监考老师,告诉他这一情况,并问他怎么办,李老师说下来他向考务办汇报,不行在阅卷时给予考虑。一周后,成绩下来了,我的语文成绩依然是班上第一,据说在全乡也是名列前茅。至于这一道题得了多少分,不得而知。

第二次去永安小学是在1979年夏天,全乡的中小学组织校园文艺宣传队到永安场汇演,利用赶场天宣传时势。带队的老师是潘永会,潘老师是教我们数学的。她是从夏家庙小学调到弥勒堂来的,是上半乡的人,对永安场的环境十分熟悉。我们集中到校园内的操场,在几棵花开满枝的洋槐树下,郑卫华老师宣读了整个演出活动的程序和要求。我们就井然有序地上街了。在离校园不远的地方,围起一块街上的空地,就开始按照节目单的顺序演出。我们弥勒小学的节目是三句半“火线上的活雷锋”。讲的是当年自卫反击战中,老山前线上的一名战士的英雄事迹。我们四个小演员举着类似喇叭一样的话筒,有模有样地表演。这天赶场的人特别多,一会儿就将我们的演出现场围得水泄不通。遇到精彩的节目,他们一齐拍巴巴掌,气氛十分热烈,我们也好不开心。

后来,这所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不得不在小溪对面的紫竹七队新修了永安小学。我的印象中,那是1981年夏天,永安学校举办中学生作文竞赛。弥勒小学选派我和梅邦清参加。比赛是下午开始,我和邦清上午就赶到了。中午在街上潦草地应付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就跑到菜厂去找张世洪大叔。他是我们一个大队的,家住第七生产队的杨柳冲,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比较熟悉。现在榨菜厂当工人,我们就在他的宿舍午休一下。炎热的季度,长江边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堪称火炉。我在一淌汗水中,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不知什么时候,邦清同学已去了考场。快两点了,他仍未见我出现,赶忙跑回来叫我,从梦中醒来的我,看见他气喘吁吁的样子,立即从床上跳起来。我俩扯起趟子跑,赶到了竞赛的教室,老师已经在黑板上写作文题目了。我迅速对照自己的考号找到位置坐下,看着黑板上的竞赛题目:“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这样的题材,在那个年代,中学生作文中比较常见。我也不觉得陌生,无非是把一些平常见到的口号和标语式的句子中堆积在一起,除了假大空之外,感觉就是言之无物的套话。在末尾缀上一句:“向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之类表决心的颂歌式的句子就成了。不久,比赛结果下来了,凭着雕虫小技,还获了个奖。

讲了这些琐事,其实我最想表达的是感恩之情。永安小学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跳板。1981年的中考,我是在这里参加的。记得当时我与同村的发小李永伦都在一个考室,我坐最后一排,永伦坐我前面一排。监考的是段书前和刘常福老师。段老师是珍溪镇中学的。前两年,我们在弥勒小学复读初中,班主任张地福老师鼓励我们提前去镇中学参加中考,我和刘永福、况常华等几个同学就去镇中学与他们毕业班一起复习迎考,其间,与杨慧芳、喻明娟等混得比较熟了。后来还给杨慧芳写过一首诗《1982年的女生》。一次闹着玩的考试,不小心,我真考上了涪陵四中。

在一个雨后天晴的下午,杨昌福给我带回了录取通知书。没过几天,地福老师找到我,劝我不去上高中,继续复习考中专。作为穷苦的农家子弟,考中专是必然选择。回头再说我的中考,段老师那和颜悦色的态度,大家一点也不感觉紧张。我们就在十分宽松的氛围中,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起跳。我和永伦都考上了涪陵唯一的重点中学,涪陵五中。刘永福是我们弥勒小学的尖子生中唯一考上中专的,他上了四川省的农机校。我们这一届毕业生升学率超过了考场所在的永安一完校,着实为弥勒小学争了光,我们的科任老师后来纷纷都调到了一完校。

世事恍惚,光阴难寻。1985年我考上大学,离开永安这片故土,30多年了。在异乡空淡的日子里,几回梦里回乡关,那些漫天飞舞的槐花,偏街小巷的叫卖声和些许活泼的乡音始终萦绕于心,仿佛遗留在千古乡愁里的梦呓。

2006年,三峡工程蓄水。在我的故事中生活了几百年的永安场,一个云淡风轻的古镇,一夜之间,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烟波浩渺的江上,除了几只孤寂的小船,一片汪洋都不见。

 

 

【简历】李永才,1966115日出生于重庆市涪陵区,四川师范大学文学学士、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双学士、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诗林》《诗江南》《红岩》《延河》《山东文学》《中国诗歌》《西南军事文学》《四川文学》《边疆文学》《特区文学》《青年作家》《人民日报》《文艺报》《四川日报》等二百多种刊物,作品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多种奖项,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中国年度优秀诗歌》《汉英双语年度诗歌选》《新世纪诗选》等数十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教堂的手》《灵魂的牧场》等多部。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