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才哥2 的博客

常怀佛心,禅心,善心,修心,修行。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执行主编。《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作品在《诗刊》《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诗潮》《延河》《红岩》《文化月刊》《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特区文学》《四川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海峡诗人》《天津诗人》《人民日报》《中外文艺》等数十种刊物发表,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得特等奖,一等奖及其他等级奖。作品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带着尼采穿过我们的精神领地(原创)  

2012-11-05 12:5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稀夫

        在我们这个物资世界里,我没有什么领地。除了在梦里,不由自己控制的梦幻有过几次曾经大富外,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有钱过,所谓领地不过是往高里说了去的个人精神家园。

  不瞒你,在那儿-----在我的精神家园里,我倒是一直阔气着。

  生活中,我有许多朋友、文友,我们都彼此的爱着、关心着对方每一天的上进。

  由于被关注、被爱,我们感觉到了“重要”这个词有时候也属于我们,幸福是一种可能。

  在我的精神家园里,“幸福”显然要比现实生活来得多些,这点让我一再怀疑生命的意义有可能是虚无这一说法的正确。

                                          带着尼采穿过我们的精神领地(原创) - 稀夫 - 稀夫博客

当我在书房里,我常常被许多优秀的思想者所引领,我跟随先人们去到坍塌的庙宇、崇峻的高山、以及荒芜的废城瓦砾之中,甚至更远的古战场,去聆听他们的话语,领会他们的理性。

  他们不是朋友,因为他们似乎不太关心我的现在或者将来。但他们是师。

  他们会选择我们的心最宁静的时候和你单独会面,今天到来的是尼采先生。只见他长衣长袍,一脸傲然,款款近来。于其他先哲相比,他来到的次数约为要少一些。

  开始谈话前,他叮嘱我三件事:1没有上帝,2没有前辈先哲,3没有尼采。

  开始谈话前,我也叮嘱您一件事:本文凡带有引号的文字你可以理解为尼采所说,也可以理解为作者臆想。

  “在一切著作中,我只爱作者以他的心血写成的书,以心血写作,并且这种心血就是一种精神。”

  以心血写作以精神传世,在本书房柜列的诸多典藉中已不胜枚举,由于约定:没有前人。我现在只能理解为先世的思想精神一直光照我们今天,世界才彰显异采。

  “要了解著作者的精神是不容易的,我憎恨那些不认真读书的慵懒读者。”

  “对读者十分了解的作家不会再随便为慵懒的读者做其他最大的努力了,读者再过个100年,-----他们的精神也会发臭。 ”

  我有些不解,当然我们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若干年后都会归于没有,那么精神呢?我记得先生曾经说过:精神依俯于肉体,但超不出肉体。所以精神也会发臭。

  “所有的人都读书不但使著作无意义,也让思考变得没有意义。那些以血和品格来写作的人,不愿意别人用消遣的方式来读他们的书,只希望人们用心来思考作者在书里面所提出来的问题。”

  我们只有思考才会进步,才会离思想者更近。

  “山与山的距离最直接点是从山峰到山峰,但人必须有长腿才可以走过去,箴言是山峰,是告诉给高大而思想先进的人的语言。”

   这就是了,我们只有长腿才可以走过去,只有我们健康高大、思想先进,我们才有可能成为大山。

  “我愿意有许多巨大的灵魂或什么动物在我周围,因为我很勇敢,这勇敢驱逐开了邪恶,为自己创造了巨大和灵魂。----勇敢又大笑起来。”

  勇敢是先生的另一个自己?是一个超人(超人:超出常人思想、体力与意志的人,而非什么莫名其妙的蝙蝠侠!)先生是不是在说:一个精神的自我想要驱逐私欲的自我呢?我不太懂。

  “我已经不再和大家有同感了,我从高处俯瞰着那些浓云,我嘲笑黑雾-----那正是你们的雷雨。”

  当先生用鹰一样严厉的眼光盯着我看,我感受到一种电击,我还感受到自己此时正兀立岩崖高处任由狂风暴雨浇淋。

  “你们想往高处升,所以你们仰望着上,我已经上升了,所以我朝下俯视你们。”

  是啊,正是人们都“人往高处走”,人欲才得以肆意横流,那个高处又给人们提供了一些什么呢?它的诱惑力是那样的强大。

  “你们有谁能同时即大笑又上升呢?”

  我们见到过无数的庆典,无数的成功、无数的算计得逞、无数的功德满含辛酸,确实没有看到谁又大笑又上升。

  “登爬过最高山峰的人,笑着看人间的一切悲剧,无论是悲剧表演还是悲剧的生命现实。”

  “智慧希望我们-----勇敢、无畏、高大、刚强,它是一个女人,永远只爱着战士。”

  “你们告诉我‘生命的负荷实在太重’,怎么你们早晨那样高傲,晚间却又这么屈服呢?”

  早晨我们已经得到过充分的休息,我们朝气蓬勃;晚上我们则经过了一整天的与人争斗争,已经身心疲惫,唯有思想还不肯休息,正在为新一天的撕斗作准备。

  “‘生命的负荷实在太重’,别装得这么脆弱吧;我们都是能负重的骡和公驴。”

  我们?先生说了我们?看来我与先生有所靠近。但我可以肯定我不如那公驴;首先没有它强健,你看它们“犟”劲上来,世界陡然间便变小了许多,还有它那发情期的无敌性欲。一直让我仰视。把我比着植物吧,美丽可爱,比如一枝橄榄,一枝玫瑰。

  “我们和滴一滴露珠就颤抖的玖瑰花苞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呢?我们怎么能象它们一样脆弱呢?”

  “是啊,我们爱人生,并不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主要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

  “在爱里总有着疯狂,不知在疯狂中还有多少理智。”

  不需要理智,本文开篇我已向您表示:被爱,让我们感觉到了‘重要’这个词有时候也属于我们,幸福是一种可能。

  “以热爱生活的我来看这个世界,大自然蝴蝶的起舞,以及我们生活的舞动,好象二者都通融到懂得幸福的存在。”

  “看着这些轻飘,无知、精美而栩栩如生的小精灵来回翻飞,我创造的那个查拉斯图拉都感动的流泪和唱起歌儿来。”

   我们聆听过查拉斯图拉教诲,他是一个圣者。

   我说过没有前辈先哲。你有时候还会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上帝吧,或者还会有尼采吧。看来你并没有转过弯来。这样吧,就按你的思想,我告诉你:每个人心里都怀有一个上帝,那就是要做超人的你自己。”

  “我们都信仰那个知道并懂得象蝴蝶一样跳舞的上帝。”

   那是我精神境界里最具活力的一部份。

                                                带着尼采穿过我们的精神领地(原创) - 稀夫 - 稀夫博客

“当我看见心中的另一个自我------魔鬼,我感到他严肃、老练、深沉、庄重、它是具有强大的力量的精灵,任何东西碰到他都会失败,并且跌倒。”

  我已经失败过一万次了,我老是被那魔鬼击倒。我都快没有信心了。怎样就会不失败或者说少失败呢?

  “我们用大笑而不用暴怒来对待它。来,让我们消灭了这个力量最强大的魔鬼。”

  我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您上面说到:“你们有谁能同时即大笑又上升呢?”你的大笑是你心中的上帝无尽放大,而另一个自我,也就是魔鬼,无穷缩小,那笑便是精神所发出来的声音。

  “我们学会了走,然后我开始奔跑。我学会了飞,我换一个起点,奔向更高,并不再从普通行走学起。”

   我学会了读书甚至著述,我学会了爱,我不再是混沌世界的人种,我会奔向更高。

  “我轻松了,我飞扬了,现在我看见我自己在我之下,上帝在我心中跳舞-----”

   我超越了自我吗?如果是,我将象风一样自由,现在我看见我的精神在我的另一个自我之上, 我心飞扬。

 

 

                                        带着尼采穿过我们的精神领地(原创) - 稀夫 - 稀夫博客

         

                                                       ( 尼采与母亲)

 

 

         我们爱人生,并不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生活,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爱。

   尼采先生走了。

   送先生。

    

    

    

    

     

作者:    稀夫 

写于浙江绍兴地区临近西施故里的一个小镇

         2008.5.22夜20.20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